赵庆华获得了作为一个护士所能获得的最高荣誉-创业资讯网
点击关闭

重庆医院-赵庆华获得了作为一个护士所能获得的最高荣誉-创业资讯网

  • 时间:

曝黄渤喜得爱子

    

對於56歲的趙慶華來說,這是一個特殊的暑假,9月初開學,2018年剛剛取得護理學博導資格的她,將迎來她的第一位博士生。

梁婷記得,趙慶華那時每天就跟定了鬧鐘一樣,至少會卡着點出現在她病床邊三次,每次都有同一個任務,逼着她喝牛奶,「我以前從來都不喝牛奶,但是她說必須喝,為了補充營養。」每一次,趙慶華都要看着她把一瓶牛奶喝完才會走,就這樣,在趙慶華特殊的關注下,梁婷和當時一起到醫院的幾個小夥伴最終都完全康復出院,沒有一個人截肢,「趙媽媽那時比我家裡人給了我更多力量。」

這樣的遠程教育是從2014年開始的。2014年以前,趙慶華一直承擔著重醫附一院對鄉村護士的培訓工作,而為了更好地開展培訓工作,早在1995年9月,趙慶華就前往當時的北京醫科大學,進行了7個多月的大學師資專門培訓后,開始從一位「受教者」向一位「教師」慢慢轉變。

從1997年開始,趙慶華大多數時間都顛簸在各地的鄉村公路上,當時開州、萬州、雲陽的很多地方還沒有通公路,她和同事們有時需要先坐船,再坐車,再走路,兩天才能到一個村上,在那裡的鄉村醫院實地調查,並與當地的醫護、居民交流,來獲得第一手資料。

重醫附一院有2800多名護士,他們大多都有趙慶華的電話號碼,很多時候,護理部主任趙慶華更像一個馬大姐,「衣食住行,工作心理都要管。」

未來想為護理學正名在趙慶華的辦公桌上,除了電腦,就是一整摞比成年人手臂還高許多的專業書籍,直到現在,趙慶華也會把所有的碎片化時間拿來學習,「每天至少要保證一個小時的學習。」

教材的編寫很成功,趙慶華也在這次編寫的過程中體會到了鄉村醫院護士們渴望學習技術卻因為環境、路途等各種原難以到大醫院學習的苦楚。1997年以後,趙慶華牽頭,在重醫附一院開設了每年一次的護理培訓班,但每年三個月的培訓,對於偏遠山區的護士來說,也很不便,「2014年,我才那麼迫切想做護理學的遠程教育,我們給區縣的醫院安系統,配置相關的軟件,他們不離開醫院,就能學習。」

    

沒法有自己的孩子,趙慶華就把自己的病人當成自己的孩子,「看着那些小孩兒因為病痛被折磨,心都揪到一起了。」趙慶華說,她喜歡當「趙媽媽」。

趙慶華(左四)在工作中。

「四十年前,我第一次踏上醫學院路,開始我的求學生涯,那時怎麼也想象不出現在的光景?」1979年,16歲的趙慶華以全校第一的成績從家鄉四川蓬安初中畢業,進入當時的重慶醫學院護士學校學護理。「那會兒想穿白大褂,就知道護士也有整潔的白色制服。」16歲的趙慶華獨自一人走進了醫學院路,並在三年後的1982年,成為了一名護士,

晚上7點,趙慶華打完一個電話后,才發現手機上又多了兩條未讀信息,「趙媽媽,這個點下班了嗎?天氣越來越熱別太累啦!」微信是乾女兒梁婷發來的,趙慶華心裏暖暖的,回了個「好,你也要注意身體」。

2015年獲得南丁格爾獎章,2019年初在國家衛健委和中央廣播電台聯合製作的「2018尋找最美醫生」,成為唯一獲選的護士。

重慶晨報·上游新聞記者石亨

2019年,是趙慶華和梁婷認識的第十一年,兩人相識於2008年5月18日的凌晨,重慶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在深夜中迎來了從綿陽轉至重慶的第一批5·12地震重傷員。還在上中學的梁婷就在這156個重傷員中。

出院以後,最開始的「那個護士」也變成了他們口中的「趙媽媽」,隨後14年,趙慶華和幾個小朋友都密切聯繫着,大家一有空,就會回重慶看她。梁婷最終報考了重慶的大學,並留在重慶工作生活,「是這裏的人,讓我在回到綿陽讀書後,也想要回到重慶。」梁婷很多不能給家人說的苦惱,趙慶華總是她第一個想要傾述的人。

重慶市醫學院路馬路上方,連接重慶醫科大學和重慶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人行天橋已「站立」了三十多年。

學生1979年全校第一的她想穿白大褂

老師1997年跋山涉水為鄉村護理編教材

趙慶華流產了,「我當時想着自己還年輕,休養了兩天多,就回去繼續照顧郟阿姨了。」八個月後,頰阿姨順利出院,而趙慶華卻因為小產後沒有得到及時休養而落下併發症,造成終身不孕。

「趙媽媽」,是很多病人和護士對趙慶華的稱呼,這是對趙慶華人生最大遺憾的慰藉,「我這一生,都不可能當媽媽了,可我真的很喜歡孩子。」1991年,隨着腹中已3個月大的胎兒的離去,趙慶華再也無法成為一個母親。

踏進護理學專業的四十年,趙慶華編寫了十多本專著和教材,也在非典、H1N1等重大事故到來時參与了重慶公共衛生應急系統從無到有的發展。2015年5月12日,趙慶華獲得了作為一個護士所能獲得的最高榮譽,南丁格爾獎,「沒有護士不知道南丁格爾,南丁格爾獎章,是作為護士最大的認可。」

1991年1月,當時28歲的趙慶華已懷孕兩個月,在心血管內科工作。她主動照顧罹患胃平滑肌肉瘤合併冠心病的病人郟秀雲。「她很擔心因為化療而導致脫髮。」趙慶華回憶,為了減少每次化療對郟秀雲頭皮的傷害,她只能每次都用止血帶結紮病人的髮際。

2019年她做博導迎來第一個學生

和所有的學員交流完,趙慶華退到了一邊,另一位護理部的專家站在遠程教學系統前,開始授課,這樣的遠程教學護理部每周有兩次,每次兩節課。遠程教育系統那一邊,是十四個不同醫院的護士們。

7月中旬的醫學院路兩旁風景迥異,馬路這邊的重醫附一院每一天都是車水馬龍,馬路那邊的醫科大學卻已進入了清凈的暑假。

轉變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承擔重慶第一部針對鄉村醫務人員的培訓手冊中的護理學部分的編寫,「那時交通不發達,很多地方到重慶路上就要一天多。」而和城市相比,鄉村醫務人員面對的患者又具有不同的特點,針對大多數醫院的培訓教材,和實際相差很大。

母親1991年為護理病人她無緣當媽

現在,這枚獎章被珍藏在趙慶華的辦公室里,激勵她繼續往前走,去實現自己更大的夢想。這些年,趙慶華把越來越多的時間放在了學術上,「我希望,能通過我們這一代的努力,為護理學正名,讓人們知道,它和其他醫學專業一樣,是一個偉大的學科。」趙慶華說,她希望有一天,人們看到一個護士,不會只覺得「他是打下手的」,而是像對待醫生那樣,尊重她背後的專業。

人物簡介▲趙慶華,女,四川蓬安人,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代表,重慶市護理學首屆學術帶頭人。重慶醫科大學教授,現任重慶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護理部主任。

趙慶華四年間每年除了節日學校放假時,都沒有休息過,就這樣夜以繼日地花了四年讀完夜大,又在1997年花了3年以同樣的方式讀完專升本。

當時已是護理部主任的趙慶華每天都要到地震傷員的病房巡查,對於梁婷和另外幾個孩子格外注意,「我那會兒對誰都沒好臉色,但她每次都特別耐心和我聊天,我不說話她就自己說,跟我說要好好配合醫生,這樣才有可能保住腿。」

2019年領頭開設遠程教育普惠基層

2019年數十年她將病人當孩子

護士專科的學習結束了,但趙慶華人生的學習卻才剛剛開始。1987年,已在心內科做護士的趙慶華考上了夜大。下班后的趙慶華拿着厚厚專業書的身影總會匆匆跑過馬路,在醫學院的大門后迅速消失不見,她要趕時間,因為要遲到了,「讀夜大的四年,都是白天上班,晚上和周末上課,日子過得特別快。」那幾年,趙慶華的所有空閑時間都用在了學習上,護士白天的工作繁忙,趙慶華就利用所有的碎片時間複習功課,從上、下班的路上她要複習一個操作流程,從每晚入睡前及清晨前,她都要回顧當天的學習內容並可以背幾個專業詞彙。

7月11日下午3點多鍾,剛剛下班的趙慶華匆匆從天橋上走過,一如這三十多年間的每一天,一座橋上的數十米,完成了她從重慶醫科大學護理部主任到護理學教育專家的轉變,一如她37年與護理學結緣的人生,「我這四十年中90%以上的時光,全都奉獻在這天橋的兩邊了。」

7月11日,下午4點不到,趙慶華已站在重慶醫科大學的示教室里,遠程教學系統已打開,趙慶華開始例行和對面的學生交流,「怎麼樣?上節課的東西還能吸收嗎?」視頻對面,開州區人民醫院護理科的「學生們」點了點頭,趙慶華把視線轉向另一個角度,那裡,陝西渭南一家醫院的護士們正在等待上課。

這個病人做第二次化療時,趙慶華突然感到小腹劇烈疼痛,血沿着腿流下,染紅了她的護士服。此時,這位病人才發現,一直幫助自己完成化療任務的護士,是一個孕婦。

護士2015年獲得「南丁格爾」獎

今日关键词:韦博英语疑似失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