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上托小学项目摸底过程中的监督工作-莒南新闻
点击关闭

仲篪面积-参加上托小学项目摸底过程中的监督工作-莒南新闻

  • 时间:

高玉宝去世

然而,就是因為這件小事,任性的顏一平再也沒有現身摸底現場。直到十多天後區項目指揮部工作人員打電話給他,要求其到項目現場,他才不情願地過來。來到現場后既不監督測量,也不核對檢查之前的數據。全程監督變成了僅有的兩次「出席」,讓77米的謬誤順利過了監督關。

2016年11月,李進軍、劉加意向區領導小組彙報陳某足房屋複核情況,並分別在房屋補償協議上簽名,區領導小組根據二人簽名認可的補償協議,向陳某足支付房屋補償款349.05萬元。而實際上,因房屋面積數據虛增、房屋性質改變、附屬設施登記表和裝修資料造假等多個不實情況,多支付了本不該支付的房屋補償款共計247.74萬元。

在區領導小組向陳某足支付房屋拆遷補償款前,李進軍、劉加意對陳某足房屋面積及拆遷補償協議情況進行了兩次複核,一次是摸底后審核房屋面積,一次是補償協議簽訂后審核補償協議情況。就是這兩道看似嚴謹的審核關也沒能發現其中的明顯錯誤,造成國家資金損失上百萬元,其根本原因還是在於經辦人的疏忽大意和不負責任。

《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一百二十二條 有下列行為之一,造成嚴重不良影響,對直接責任者和領導責任者,情節較輕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較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或者留黨察看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開除黨籍處分:

「我在複核過程中沒有堅持原則,沒有堅持到現場重新量尺,是我工作不負責任……」李進軍在檢討書中寫道。

(四)工作中有其他形式主義、官僚主義行為的。

「不行,你還是要來,你作為評審工作人員還是應該全程參与監督。」同行工作人員勸解道。

在摸底工作結束後為儘快向區里彙報情況,工作人員分成兩組對摸底房屋進行測算。鑒於尹仲篪在摸底工作中負責繪圖,看圖快,該組負責人安排他來列計算公式,其他人根據尹仲篪所列的公式直接計算結果后錄入電腦匯總。陳某足房屋面積、附屬設施屬於尹仲篪所在的工作組負責,也正是在這一過程中,尹仲篪因過分自信,不仔細核實,在數據中漏掉了一個小數點,致使陳某足房屋摸底面積虛增359.725平方米。最終導致區項目指揮部按照出錯的面積數據支付了陳某足房屋補償款。

(二)熱衷於搞輿論造勢、浮在表面的;

「我們只根據房屋補償檔案資料進行核實,對房屋的補償價格進行了複核,考慮到複核價格沒有超出合同價格,所以就沒有再對房屋面積和內部裝修情況進行認真仔細的複核。是我工作不負責任,我願意接受組織處理。」劉加意也悔不當初。

(一)貫徹黨中央決策部署只表態不落實的;

本應嚴謹規範的征地拆遷工作,卻在「小數點」上失守,多人因踩了紀律紅線被處分。

6月10日,湖南省衡陽市紀委監委通報了1起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典型案例。該市珠暉區酃湖鄉已退休工作人員尹仲篪在計算當地上托小學項目摸底房屋面積時,將摸底平面圖上的踏步長度「7.7米」寫成了「77米」,導致陳某足房屋摸底面積虛增359.725平方米;區財政局財評中心工作人員顏一平不認真履行職責,沒有全程參与摸底監督,監督工作流於形式,沒有及時發現錯誤數據;時任珠暉區就業局工會主席李進軍,時任珠暉區教文體局黨委委員、副局長劉加意不認真履行職責,未到陳某足房屋現場核實房屋面積、裝修及附屬設施等情況,審核把關不到位,沒有發現房屋面積、結構、性質不實以及補償協議中附屬設施登記表、裝修資料不符合事實等問題,造成國家資金損失共計247.74萬元。

「征地拆遷不是我們財評中心的事。」在工作任務下達后,顏一平的一句話暴露了他當時的想法,也成為其後面任性失責的根源。

沿着摸底工作推進流程,區紀委專案組對數據把關的最後一道審核流程進行核查。2016年10月,鄉項目指揮部將上托小學項目陳某足房屋拆遷補償協議報送到區項目指揮部。2016年11月,根據區項目指揮部的工作安排,李進軍、劉加意負責對上托小學項目陳某足房屋拆遷補償協議進行複核。

原來,在對陳某足房屋及補償協議進行複核的過程中,李進軍、劉加意圖省事,同時也為了儘快完成任務並未到陳某足房屋現場進行情況核實,僅通過查閱陳某足房屋補償協議及鄉項目指揮部提供的摸底相關資料,詢問鄉項目指揮部工作人員和村組幹部的方式,就認定房屋合法權屬人、房屋面積數據沒有差錯,房屋拆遷補償協議價格標準符合規定。這其中就包括77米長的踏步長度,漏掉的「小數點」不但沒有被發現,反而因蓋章審核而被「背書」確認,最終通過了層層把關。

在隨後展開的摸底工作中,顏一平跟着各摸底小組開展監督工作,但在摸底進行到第三、四戶的時候,卻因為一件事讓其不顧自己監督職責「不辭而別」。

(三)單純以會議貫徹會議、以文件落實文件,在實際工作中不見諸行動的;

拆遷摸底測量將7.7米寫成77米,衡陽4名幹部被追責

2016年8月顏一平接到通知,參加上托小學項目摸底過程中的監督工作。摸底前,區、鄉兩級指揮部全體工作人員開了碰頭會,對工作進行安排部署,將工作人員按區域進行分組,顏一平沒有具體分配到組,而是主要負責監督各摸底小組工作。

「當天我到摸底現場看了上托小學新址兩邊和對面的房屋,在摸底開始后不久,我跟現場拉尺量房的教育局老師提出『要把尺拉緊,把數量準確』。他們沒有聽我的,還發生了爭執,老百姓也對我有意見。發生矛盾后我繼續跟着他們一起現場測量摸底,下午5點鐘左右,工作還沒有結束,我就準備開車離開了,走的時候我跟同行工作人員說,摸底的辦事員、居民對我有敵意,我提的建議他們都不採納。監督不了,我不參加上托小學項目征地拆遷摸底了。」顏一平在接受調查時交代。

然而,在接下來的摸底工作中,他卻沒能夠嚴格要求自己,反而忽視了自己反覆強調過的原則,讓自己成為了反面教材。

正所謂,差之毫厘謬以千里。「一點」之差,反映的是他工作不認真走過場的心態。

在摸底工作啟動前,區項目指揮部對工作人員進行了培訓,傳達項目執行的相關文件。工作經驗豐富的尹仲篪,在培訓時還負責為其他工作人員授課,指導工作人員繪製房屋平面圖、計算房屋面積。在授課過程中,他還特別提到在與老百姓談合同時,一定要到現場對房屋面積等進行複核。

任性失責,監督成擺設在摸底過程中,為加強數據把關,避免多算、錯算、漏算,區項目指揮部專門安排區財政局財評中心工作人員顏一平全程參与摸底現場監督和數據把關,而他又是怎麼樣全程監督的呢?

「我從事過多年的重點項目工作,對自己很有信心。」在接受審查時尹仲篪這樣解釋。根據平面圖列計算公式后,尹仲篪沒有意識到自己誤將踏步長度7.7米寫成了77米,且77米踏步長度是顯而易見的錯誤,但尹仲篪沒有對自己列的計算公式進行驗證,也沒有向繪圖工作人員核實,更沒有到房屋現場去核實。

「我也沒有想過要去現場核實,反正拆遷時肯定會有人去重新上門核實。」在審查談話中尹仲篪吐露了自己的想法。

工作不用心、走過場,漏掉一個小數點,監督、審核過程也全面失守。在湖南省衡陽市,4名黨員幹部因征地拆遷過程中不認真履職被處分追責。

不做核實,漏掉小數點犯下低級錯誤

貪圖省事,審核走過場源頭出錯,監督缺席,審核也未能「倖免」。

2015年7月中旬,湖南省衡陽市珠暉區上托小學項目啟動征地拆遷工作,並於8月份開始對紅線內房屋等進行現場摸底。有着11年重點項目工作經驗的尹仲篪負責該項目中的房屋繪圖和測算工作。

2017年2月,珠暉區紀委對群眾反映「珠暉區實驗小學上托分校項目中陳某足房屋拆遷補償存在問題」一事成立專案組開展調查核實。同年11月,珠暉區紀委分別給予尹仲篪留黨察看一年處分,顏一平黨內警告處分,李進軍行政記大過處分和免職處理,劉加意黨內嚴重警告處分和免職處理,損失資金被全部追回。(本報記者 鄒太平 通訊員 王建軍)

今日关键词:韦世豪脱衣庆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