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人员进到现场六七个小时内不能上厕所-尚义新闻
点击关闭

疾控工作-工作人员进到现场六七个小时内不能上厕所-尚义新闻

  • 时间:

医疗机构拆除门帘

做好流行病學調查,還需要足夠的細緻和耐心。有的人對於近期的活動地點、接觸的人記不太清楚,流調人員要幫他回憶細節;有的人有顧慮不太願說,甚至有抵觸情緒,他們便曉之以理動之以情,耐心做好解釋疏導工作。

在最危險的地方,「穿着雨衣蒸桑拿」

就這樣,從大年二十九開始,先是兩個再是4個,孩子們聚到渠志華家,過了一個不一樣的春節。

1月24日,天津動車客車段乘務車間出現2例聚集性發病情況。張穎和同事們前去進行全面人員排查。「大家穿着連體隔離衣在裏面待了7個小時。」張穎說,結束時已經後半夜,還需要對全身消毒。隔離衣是不保溫的,站在涼風嗖嗖的院子里,含氯製劑往身上一噴,「那種滋味,就像瞬間跳進冰窟窿」。

這意味着要耗費大量時間,其間最難的是憋尿。為最大限度降低感染風險,工作人員進到現場六七個小時內不能上廁所。「人們很難體驗到,長時間憋尿后膀胱漲得厲害,但跑到廁所就是尿不出來。」張穎笑着說,後來就穿上成人紙尿褲了。

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發生以來,這裏就成為離病毒最近最忙碌的「戰場」之一。檢測診斷、流行病學調查、密切接觸者隔離、被污染環境消毒……一名名「白衣偵探」冒着風險進「雷區」,頂着寒風闖「紅區」,以非常之役迎戰非常之疫。

「10多天了,沒有睡過囫圇覺。」見到病原生物檢測所所長蘇旭時,他的喉嚨有些上火,聲音中透着疲憊。

1日深夜,城市進入夢鄉,位於天津河東區華越道的天津市疾控中心,卻忙碌如晝。

大年三十那天,幾個孩子幫大人包餃子,然後讓人送到正在對面工作的父母和奮戰在抗「疫」一線的叔叔阿姨手上。那個晚上,天津市疾控中心大樓的燈亮了一宿。

「我們以戰時狀態、戰時思維、戰時機制、戰時方法全力防控疫情,堅決築牢人民群眾的生命防線。」天津市疾控中心黨委書記楊洪利說。

「每一個樣本檢測都需要三四個小時,工作時間一長隔離衣裏面的工作服就濕透了,那種感覺『就像穿着雨衣蒸桑拿』,但再難受也必須扛着。」蘇旭的語氣滿是堅定。

1月20日,始終處於迎戰狀態的天津市疾控中心,迎來第一場戰鬥:第一批3例樣本被緊急送到。

戰「疫」打響后,在天津市疾控中心對面的一個房間里,4位小姑娘時常隔着窗戶,瞅着疾控中心進進出出的車輛發獃。

晝夜奮戰模式隨之開啟。3個多小時忙碌后,3例中有2例檢出新型冠狀病毒。這一結果被連夜送往中國疾控中心複核,並於第二天得到確認。

疾控中心黨委班子每天半夜開會進行分析研判和部署安排;有的剛剛步入婚姻殿堂,原計劃跟着丈夫拜訪親友,卻選擇留了下來;有的50多歲依然帶着年輕人在核心區一干10幾個小時,出來時癱在椅子上連澡都洗不動……

這4個孩子的父母大多是疾控中心職工。臘月二十九她們的父母接到通知,黨員、幹部出列,要堅守崗位,與時間賽跑,全力抗擊疫情。4個孩子便沒了着落。疾控中心衛生檢測室綜合科的渠志華因為崗位的原因,暫時「備崗」,便照顧起孩子。

「每天戴着N95口罩和護目鏡,幾天下來感覺鼻樑也快斷了。」張穎喝水時摘下口罩,記者清晰地看到她鼻樑上深深的印記和臉上捂出的疹子。

李曉燕的家離單位不過1公里,但10多天來和孩子說說話也顯得「奢侈」。「忙的時候,我3天都沒有回家,當警察的愛人也忙,只能給孩子叫外賣。」晝夜奮戰下,實驗室累計檢測了約500份樣本。

「其實,孩子特盼望父母春節假期能陪她們玩,但疫情面前我們必須衝鋒在前。孩子一開始有些不理解,現在還為我們自豪呢!」慢性疾病控制室副主任鄭文龍的女兒今年8歲,上小學三年級。

離開實驗檢測區時記者見到,窗戶欄杆上掛滿剛洗過的衣服,辦公桌上擺着方便麵,辦公室角落裡擺放着行軍床。「雖然吃的用的都擺在那兒,但一忙起來就是八九個小時,有時根本顧不上吃飯,更別說躺下休息會兒了!」一位剛清洗消毒完回到辦公區的工作人員說。

天津市疾控中心傳染預防控制室主任張穎和同事們的主要任務是去現場開展流行病學調查。她需要和疑似或確診病人面對面交流,了解近期全部行動軌跡和接觸人群,從而分析病毒傳染路徑。這種風險不亞於臨床醫生。

對於從事病毒檢測的「白衣偵探」來說,標本處置和核酸提取是最危險、也是最難受的環節。記者透過玻璃看到,狹小的檢測室里,工作人員穿着厚厚的連體隔離衣,帶着密封性很強的口罩、護目鏡和手套,全副武裝地緊張工作着。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責任。在這場疫情防控阻擊戰中,「舍小家顧大家」的故事還有很多。

幾天來,記者兩次走進這裏實地探訪,了解「白衣偵探」與病毒交鋒中鮮為人知的故事。

像這樣,每個人重複3次消毒下來,雙手都凍木了,彎手指都難,有時連手套都摘不下來。但脫隔離衣時還得小心翼翼地從內往外慢慢卷,雙手還要再經過4至5次消毒。

在實驗室外的走廊上,記者遇見了剛剛忙完的病原生物研究室主任李曉燕。「樣本很多時候在夜間送來,也必須隨送隨檢,一天工作十四五個小時是常態。」她說。

在最寒冷的時候,「跳進冰窟窿」實驗室內檢測病毒,實驗室外,還有一群人在「追蹤」病毒。

在孩子最期盼的假期,把孩子交給同事

今日关键词:华为发布会